手机版封面
has-portrait

  “新时代是弘扬真善美的伟大时代,美学要与时俱进。”近日,著名文艺美学家、深圳大学文科资深教授胡经之接受了新华网记者采访。

精彩观点

与时俱进的美学

与时俱进的美学
与时俱进的美学

今年已84岁的胡经之敏锐健谈:“人生在世,先要‘活得了’,再要‘活得好’,最好是‘活得美’,诗意生存天地间,美滋滋,乐陶陶。”

1933年,胡经之出生于苏州、无锡之交的梅村。江南水乡的竹林池塘,吴文化的丝竹评弹,让胡经之从小就接受了美学的熏陶。

“真善美,真善美,他们的欣赏究有谁?”上世纪40年代,周璇的一曲《真善美》曾深深打动胡经之。研究美学60多年来,胡经之对真善美的追求始终不变。

为了研究美学,他在北京大学33年,师从杨晦学文艺学,又随朱光潜、宗白华和蔡仪学习美学,后来又和王朝闻交往甚多,产生了将文艺学与美学熔为一炉的想法,提出“用美学观点看文学艺术”。

但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,学者们没有清晰地说清楚文艺学、艺术学与美学之间有什么区别与联系,如何用美学观点看文学艺术?

1980年春,云南昆明召开的中华全国美学学会首届年会上,胡经之第一次提出了“文艺美学”理念。他说:“美学,要研究审美现象,实乃审美之学,必须揭示审美活动的奥秘。人类的审美活动产生于实践活动,审美活动又生发为艺术活动。因此,艺术活动离不开审美活动,但艺术活动又上升为创造美的实践活动,自成系统。这种艺术活动有自己的特性和规律,为了和其它美学相区别,我称之为文艺美学。”

新时代的美学更自信

新时代的美学更自信
新时代的美学更自信

胡经之说,对他学术影响最大的是北京大学,但有不少学术建树是他80年代来深圳后所产生。他把北京大学的学术精神带到了深圳,又在深圳深切感受到了创新精神,学术上发生了转向,学术志趣从“大洋古”转向“新精尖”。

改革开放之初的深圳百业待兴,“就像是还没开垦的处女地”,需要一所新型大学和面向全球的新学科。文艺美学正是一种融合东西文化、兼容并蓄的崭新学科。

在深圳,胡经之首创的文艺美学获得了拓展“全球视野”的基础。

深圳是改革开放前沿,开放而国际化,有胡经之看重的学术氛围:他被允许半年待在北京大学研究,半年在深圳大学教学,而且深圳大学中文系办成什么样,“我们说了算”。

在深圳,胡经之较早开展了国际文化交流,并开始了人文学科建设。

20世纪90年代,大众文化崛起,胡经之喜欢起蔡琴、奚秀兰、邓丽君的歌曲,他的学术发生转向,开始研究文化美学。“文艺美学必须适应时代变化,社会不能都是高雅文化,文艺美学要正视这一现实,把大众文化纳入美学视野,拓展为文化美学。”

胡经之现任深圳大学美学与文艺批评研究院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他说:“我的学术志趣因时而变,但变中有不变,就是对真善美的执着追求,尤爱从美学视野看世界。” 他说,最近,他正思考如何将“生态美学”与当前提倡的“美好生活”相结合。

“我71岁退休后,就一直在思考人跟整个世界应建立怎样的审美关系。美好生活至少包括物质文明、精神文明、政治文明、社会文明和生态文明五个维度,我认为当代审美的最高境界是天地境界,天、地、人融为一体,这是生态美学必须研究的课题,讲生态美学,要把大自然、社会、人的发展作统一的考虑,这是我最近的学术思考。”

因为对美学的开拓性贡献,他获得了中国文艺理论突出贡献奖,2015年,他被评为“广东省优秀社会科学家”。“我只是一介书生,只是为初创的经济特区在软实力建设方面出了一些绵薄之力。”他谦虚地说。

胡经之希望,新时代,文化自信了,美学发展将更有信心,将面向实际问题,走向人生美学和生态美学之路。

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91121982845